天蝎座Mbl

七夕[2] 启副

易酒:



你们点的梗,这次时间太仓促。。。点够30个心就再重新写吧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终于是做好了。


张副官长舒一口气,面前躺着一个小小的荷包,而双手已是被自己戳的千疮百孔。陈皮在一边冷冷的看着,自顾自的喝着酒。


“哟,张副官七夕也乞巧啊。”


“不过是一份心意罢了。”张副官轻声答道,起身走去天井,对着正在浇花的丫头说:“谢夫人这几日的指导,日山我感激不尽。”


“不过是教着你缝了个荷包,不至于如此重言相谢。也是委屈你这个张副官了,拿你那使枪弄剑的手干这些精细活。”丫头笑道。


“让夫人说笑了。日山还有事在身,就先行告退,祝夫人七夕快乐。”








在酒楼门口接上佛爷,张副官就觉得迎面扑来酒气,估计佛爷又被灌酒灌的上了头,若是以前陪佛爷去的饭局,自己总是能替佛爷挡下不少。




坐上车,张副官才瞪了张启山一眼,“不是说了要少喝点嘛,怎么又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。”


张启山看四周没什么人,硬撑着的身子也软了下来,一下子躺在了座位上,头正好放在副官肩头。“上将带家眷来长沙,不得不陪啊,那花雕好像是掺了米酒在里面,一喝就上头。”酒气喷在张副官的耳垂上,路边的灯火照耀下,还是看见副官的脸有些发红。




两人回了房间,张副官刚端了醒酒汤给佛爷,才想起荷包还在自己的外套里没拿出来。伸手一摸,才发现内兜里的荷包竟然不见了。急得张副官四处张望。


“找什么呢?”张启山放下醒酒汤,狡黠的一笑,张副官一回头,见那小荷包不知道什么时候早被张启山摸了去。


“什么时候下的手啊?”


“上车前就到手了。你以为我那双指探洞的功夫是盖的啊。”张启山笑着拿起荷包仔细端详。见面上歪歪扭扭的绣着“启山”二字,不由得一乐:“日山,你什么时候学着做起这些针线活儿来了?”


“花都是求二夫人绣的,我就只会绣名字,是以前跟其他亲兵学的,免得拿错衣服。”


“日山……你忘记在荷包里放香草了……”


“……还给我!我要去重新做一个。”


副官说着便去夺那荷包。张启山两指一勾,荷包准确的挂在了床头上,副官扑了个空,正要起身去拿,却被一把压住肩头死死扣在床山,接着那双漆黑的眸子便对上了自己的眼。


“我很喜欢,谢谢。”


然后剑眉星目的脸就慢慢的逼近,张副官自己都能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脑子里冲,耳朵已是烧了起来。




鼻尖贴着鼻尖,张启山缓缓的说:


“日山,七夕快乐。”








[欲知后事如何请自行脑补]




请在评论里留下最想说的话和最想念的人。



评论
热度(102)

© 天蝎座Mbl | Powered by LOFTER